你上次编辑的词条“”还未发布,赶快去处理吧! ×
霸三国维基百科 >>所属分类 >> 三国志大战TCG   

闲观秋雨,独聆离愁

标签: tt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秋,深秋,阔别喧嚣城市的暮秋。

深秋,院子里的桂花开了,在雨中弥散着柔和的香味,浓时能远溢,淡时绝清尘,乍然闻来,登时神清气爽。

泡一盏深秋新开的桂花茶,是柳叶银桂的,香味浓重。放着长相思的轻音乐,弥散着全部房子。墙角的香案上还燃着檀香,是小叶紫檀的,馨香四溢。一个人靠在窗边,氤氲在香烟围绕的气氛里,不断抿一口香茗,更觉惬意倍增。

若能顺我情意,好想在窗前的书桌上有一把瑶琴,顺着雨滴的节奏,抚着剥落了清漆的流年古琴。累了,再抽出一本穿梭千年的宋词,行行似雾,字字如水,轻吟着宋词,涤净心坎的邪念,渲染浮华的红尘。

细雨丝丝,荡涤了天穹。滴滴晶莹,从柳叶银桂上飘下。滴落在地上的一池雨水中,溅起了滚滚的红尘,犹如胭脂泪,有雨滴对桂花的牵绊,有香气对雨滴的流连。此刻,雨不再是天的泪,而是桂花的泪,为此刻的告别,昨日我的采撷,跟明日的凋谢。一阵微风徐来,吹断了如线的丝雨,隔绝了袅袅的香气,惊落了一树的雨滴,雨花纷扬,飘零雨中,好像是经了沧桑巨变,过了瞬息万年。凝眸望去,也早已是故景不在,物是人非了。

盏中的香茗已尽,飘渺的檀香也逐步淡了,流年琴瑟的哀曲早已过了序幕,就连那指尖的宋词也过了最后一个章节,雨仍在继续。

过窗望去,一眼大地无遗,都被细雨笼罩,雾雾蒙蒙。不远处的道上,独伞孤影在踽踽独行,不为别的,单是这一眼望去,便凭添了多少凄凉落寞。雨中行走,必有急事,但愿其事能顺心,也不辜负我杞人忧天的心,更别煞了秋雨独行的意境。

渐行渐远,已没了踪迹。细雨如旧,苍凉如旧。口中余味的茶香,空气中洋溢着所剩无多少的紫檀,我在倚窗听秋雨。

孤单随风飘,伴雨舞。已久的秋雨来了,本想着在此等惬意的雨中小屋里,映入眼帘的是意境遥远的雨景,雨丝环绕指间的乐趣,却不料绝景不耐细品,竟嗅出了落寞,品出了萧瑟。或者是秋吧?告别的秋,花会凋零的秋,叶会零落的秋。

同样是雨,春雨养眼,夏雨醒神,冬雨寒心,而秋雨怎么会落魄呢?忽然有些爱慕那个雨中独行的打伞人,虽有急事,却也没有辜负这雨中秋景。

一把白布黑花的雨伞,我也在踽踽独行,外面的世间跟在屋里看到的不一样。我缓缓走来,一路雨丝飘柔,细雨绵绵,落在路边的小花的蕊上,滴在触手可及的银杏叶上,武汉胃肠医院,敏捷滚落下来,淅淅沥沥,滴滴答答,像是吟唱着一首旧年陈曲。雨中花前树下,有多少古人蹒跚步履,踏在不忍惊碎的梦里,为了不愿辜负的景,为了约好的情。平平仄仄的宋韵中,轻巧的步调款款步来,诉说着多少可歌可泣的爱恋,为了得之不易的人,为了寻找亘古不变的心。

我收了伞,听凭犬牙交错的雨丝滴落在我发间,武汉胃肠医院,亲吻着我的眉边。或许这样,我就能看到千年前的古人赴约,听到雨中小楼里的琴声。想伸手捋一把雨丝,将它们打成千千结,武汉胃肠医院,做成双丝网,像网鱼一样,在古今仍旧的雨中捞出雷峰塔下的断桥情,瓜州河中的百宝箱。也想接一把雨水,武汉胃肠医院,在潮湿的土地上撒下,就像千年前的情能在此时开花,这时的雨不知又在何时会发芽?深秋雨季是蕴含离别的时候,可人在雨中,不是被离别包抄,而是人容纳了离别。化我为雨,雨化为情,千头万绪,缠绵如旧,割之一直,抛之不去。多想就这样融入没有怅惘的雨中,不寻何处来,不往迷处走,这样就挺好。

雨中一人,淋湿全身。我似乎看到了疾步行来的赴约人,也依稀听到了琴声,那是一把七弦瑶琴。也许我还能感触到更多,但,一阵急促的语声传来。叫的是我的名字,我就知道这样的惬意不会太久。

我是我,雨是雨,我就晓得我融入不进去。我从来处来,也往来处回。即便忘了路,也会有人来找我,让我素来时的路回,来往返回,多少雨中映花的梦被我踏碎。

什么时候我才干做到那一句,不寻何处来,不往迷处走。

啊,那些纷扰变故,你什么时候能力问问我愿不乐意?答不许可?

欢迎投稿,武汉最好的胃肠医院,或 [已登录? ]


没有单单的去想,也不用单单的去想,一抬头便是你,一闭眼便是你。我知道,武汉胃肠医院哪家好,这已经超出了咱们的初衷,但还是不能抑止,一路奔突!

你的低微,加之于我的王,我又哪里受得起!岂非你从不曾想过我的卑微,从未曾感知我的卑怯?我的虎属,我的狮子座只是不愿扎堆,不能与人和谐,诸多的分歧时宜,余下的便是诚惶诚恐,患得患失。

洗过脸,提着毛巾便会想到你;端起饭盆,嚼着食品也会想到你。不必说照片,一看到你的照片心里便慌慌的,恍如你从照片里走出来了,正微笑着想要说出什么。然而你终于什么都没有说,与你的来龙去脉戛然而止,与你的五年碉堡一霎时坍塌;留下的只是灰色的天空,空泛的夜晚,夜晚的悼念!

写给你的大字慵勤地躺在床板上,不去翻检,开端有了灰尘的色彩。"纵使相见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提议你写点,只是怕你,只是不愿你由于起早贪黑而感到百赖;所以从网上找了点登徒子与柳下惠的材料去让你写。你写了么,或者你不喜欢那样的东西。昨天心里有了想写的激动,它纤维含量高,便写出来了,还是《登徒子与柳下惠》。我的写文章,实在不叫文章,信马由缰的罢了。

空落之于,便又想着写点货色。以前注册的把密码都忘记了,只能从新注册一个。笔名却颇费周折,用本人的网名,提醒为已被注册,用你的网名也被注册。自贬或者"狗屁不如"倒好,成果仍是不能。无奈之余,想到了小时候摹字常写的"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就用了"烟村四五家",果然胜利了!悲从中来,便想到了那一年写给你的《最后一首歌》,结果找不到底稿了。悲凉的东西终于没有了。

可毕竟是颓丧之人,与残暴的事物不易合流,便也很少有灿烂的内容。磅礴的时候越发的少了,不你,持续,而在这里;没有你,仅次于肺癌,继承生活。但生涯的主色调已经残缺!

爱好一个人,不是离不开这个人,而是分开这个人心就空了。那一片天空便没有内容了。喜欢这个人,不是世界再无这样的人,是这个人在全世界只有一个,武汉胃肠医院!这个人离开,不是找不到能够符合的人,是心里的那个地位已经被她占满了,即使空了,也情愿始终空着而没有心境再去寻找。

那么,"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无论过往,也无无论当前,都坚韧不拔!

欢送投稿,或 [已登录? ]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阳光下我带你走 下一篇浏览傍晚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收藏到:  

词条信息

zjk2002go
zjk2002go
白丁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