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上次编辑的词条“”还未发布,赶快去处理吧! ×
霸三国维基百科 >>所属分类 >> 三国志大战TCG   

儿时的老月饼

标签: tt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中秋节到了,单位发了月饼。有椰蓉馅的,有蛋黄馅的,有粟子馅的,月饼很小,都是独只包装的,包装盒子很优美,连包装盒上的图案都美得让人爱不释手。

我带着一种忠诚,打开一只蛋黄馅的来尝。轻轻咬了一口,味道怪异,口感粗硬。再换一只,像嚼着一口细沙子,越嚼越散,越嚼越多,怎么也咽不下去。

便悼念起儿时的月饼来。那时的月饼比现在的大,掂在手里,有种沉甸甸的感觉。里面的饼馅,色彩斑斓,煞是难看,饼馅的配料为桂花、松仁以及红色的绿色的果脯丝等。外面的面粉,层层起酥,洇着金黄的油。看着就让人垂涎三尺。

上个世纪的中国乡村人仍是很穷的。真正能吃得起月饼的大都是大队书记家的,或者村长家的子女。还有,就是嫁了女儿的奶奶辈人能吃上。

每年中秋节前夕,姑姑们就给奶奶买来了茶食。茶食的品种有月饼、豆奶、生果、白糖等,茶食全体摆在奶奶的床头。奶奶跟姑姑们谈话时,我们就始终围在旁边。她们说什么,我们一句也没闻声,眼睛就那么直直地盯着床上的月饼看,还暗暗地把月饼数了一遍,10块。奶奶仰头看看我们,见我们一动不动的眼神,还有那渗出口水的嘴角,便朝我们狠狠地瞪了一眼,拐杖指着门的方向说,都给我一边去,全围在这里干什么?我们嗯嗯啊啊地许可了多少声,就是没见身子动。奶奶便起身,把茶食全部装进箱子里,一把金色的小铜锁“咔嚓”一声锁上了。

那一阵,月饼香味充满在家里的三间瓦房的上空,走到哪里,都能闻到香甜的月饼味,呆在格子间。我和小侄子们的心事从没离开过奶奶的“百宝箱”。每次,趁奶奶不在,小小的我总会双手背后,在奶奶的箱前走来走去,走一会便抬开端来看看那宜人的铜锁。

一天,小侄子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把小起子,居然把奶奶的“百宝箱”撬开了。我们悲痛欲绝,如同发明了阿里巴巴的神奇宝藏。小侄子抱起了两块月饼刚跑到门口“唉呀,疼逝世我了”小侄子挨了奶奶一记重重的拐仗,丢下月饼,落荒而逃。趁奶奶训小侄子确当儿,我也静静地丢下了月饼,从奶奶的当面悄移到屋后的老愧树下。

那时候,我们总嘟囔着小嘴,背地里说奶奶是个吝啬鬼。不外,她不让我们吃,我们也素来没看见她吃。那时候有个心事一直在我的心底盘着。奶奶自己不吃,也不让我们吃,时光长了,月饼会过了保质期的。奶奶倒底什么意思嘛,武汉胃肠医院哪家好

我们渴盼已久的中秋节终于降临了。那天晚上,妈妈和奶奶在灶房里繁忙着,她们在包糖饼,在发酵的面粉团里包上白糖的那种。

糖饼烙好了。奶奶给我们一人分了一块,笑咪咪地叫我们快趁热吃,说凉了就不好吃了。我接过糖饼,委曲地咬了两口,嘟囔着小嘴说,人家中秋节都吃月饼,怎么我们家总吃糖饼呀?家里也不是没有月饼,怎么回事嘛?说完我就懊悔了,心想,确定又要被奶奶训了。没想到奶奶一点也没赌气,笑着对我说,你先把这块糖饼吃了,一会到堂屋来。

我三口并两口地吃了糖饼,急不可待地跑到了堂屋。那晚,煤油灯下,全家人座无虚席(大哥家五口人,我们家七口人),围在堂屋的四方大桌旁。只见奶奶“咔嚓”一声翻开了她的“百宝箱”,一股浓浓的月饼味在空气中飘散开来。奶奶说,家里人口多,月饼少,咱们就分着来吃吧,武汉胃肠医院。还有啊,好东西要留着缓缓吃,不能一次全吃完了。今晚吃四块,明晚再吃四块,我爸爸小时候吃过,还有两块啊,等着以后谁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不想吃饭了,留着换换口。奶奶说完,拿起小刀,胆大妄为地分起月饼来。

那晚,咱们感到日子得快要滴出蜜来。我们把憧憬已久的月饼轻轻地托在小手上。迎着煤油灯的灯光欢乐地看着,随即伸出小舌头来微微地舔着,终于忍不住地轻咬了一小口。呀,细腻的口感,滑润的质地,芬芳而浓烈的味道,让我近乎有点迷醉。四分之一块月饼,我吃了整整一个晚上,那晚的梦里全是月饼的滋味。

说起吃月饼,村里的小搭档们老是很羡慕我们,他们总说,你爸就是开店的,店里有那么多月饼,你们还不是仅吃嘛。

那时候,武汉胃肠医院,父亲在村双代店工作。每到值夜班时,他总会带着我们去和他做伴。晚上,等我们上床当前,父亲就把床前的帘子拉上,自己坐在柜台里用牛皮纸不仅不慢的包着月饼。印象中,双代店里的月饼都是成缸成缸地装着,那种浓烈的月饼味曾一度让我着迷。

我轻轻地从帘缝里探出头来,那层层起酥,洇着黄油的月饼,看得我口水直往肚里咽。我成心在床上做出一些翻身的响动,盼望引起父亲留神。愿望父亲能给我一块月饼吃。

谁知,父亲并没注意到我,一直在聚精会神地包着他的月饼。于是,我就伪装出去解手。在父亲眼前往返地晃动。父亲头也不抬的说着,早点睡觉吧,来日还要上学呢。

深夜醒来。父亲已经睡着了。我踮起脚尖,轻轻地走到柜台里,在父亲的柜台里偷了一块月饼,那晚,吃得真香啊,我满意地咂着小嘴巴,带着甜甜的笑颜,坦然睡去。

许是偷贼心虚吧,第二天晚上,我再也不提和父亲去店里做伴了。上学时,途经父亲的双代店,我心虚地探头朝店里望了望,谁知被父亲叫住。父亲问我拿了店里的一只月饼不,我矢口不移说没拿,父亲也不再查究,从自己身上取出了两毛钱,放进店里的钱柜里。

当初人的日子越来越充裕了,月饼的种类是越来越多了,月饼的价钱是越来越贵了,月饼的包装更是越来越精巧了。在物资富饶的年代里,有些东西确永远的丧失了。他只存在人们的印象中,记忆里,再也找不回了。


上元节了,心,武汉胃肠医院哪家好,却异样的静,静得能听到心脏的跳动。

漫卷珠帘,太阳斜挂头顶,光,是柔和的,酥软的,但温度未曾暖转。冷空气氤氲不散,拉开窗玻,仅留渺小的缝隙,让清爽进入。一条银带衔接天地,迷乱的光离子,如瀑布游曳烟川,陈旧一夜的息尘云向亮处,争先涌后,旋浮循环。

仍旧,坐在案前,梳理思路。顾首来时路,一度徜徉古韵,一副音容笑容从天涯飘来。那不是宋代词豪晏殊吗?只见他,平民青衫,款款而近,低吟: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玉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一阕词,娓娓动听素描了那时今夕的风景。一夜春风度,千树万枝花曼舞,满天的星辰,滑过瑶池,残暴云际。陌上,宝马香车似水流,玉箫婉约,声声扣眉,月亮清辉旋转,撒落满地,欢庆的人们载歌载舞,通宵尽欢。雪吻柳浪,新枝蛾黄,戴眉娇姿轻巧莲步,风拂,暗香疏远。众里百度寻来,蓦然回想,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夜,惊鸿一眸,千年破茧,神话的在剧中世间再现。

记不清,何时开端对元宵节情由独钟。小时候,父亲在本地工作,不论多忙,也无论路距多远,年关前,他都赶回和家人共度春节。他给我和弟弟,簇新全貌。他特殊讲求节过个喜气,买好多好多鞭炮、爆竹、烟花,大年节和元宵节长夜不停。因为我家较多燃放的种类较多,周遭邻里从四方赶来,挑着孔明灯蜿蜒云集,宛如长长的游龙,照明夜空,和穹宇的星星璀璨争辉。银花火树,冲天炸开,似仙女空中散花,欢呼声划破沉静,久久地,久久地,回响在狭长古巷。幼小的我,看到了,看到了大人小孩子脸上绽开了花,不加粉饰的笑开了怀,笑弯了腰,浑厚,纯挚。

那时,只知道元宵节,小孩子穿新衣,放鞭响,看孔明灯,观狮舞,凑热烈,沾喜气,却不知节日背地的诸多故事。长大了,从老师那,从书上读到了过元宵的典故。印象最深的就是,大观园内过节,吟诗作对,灯谜竞猜,好生爱慕。不觉中,不爱好古诗词的我,受到了熏染,默默地翻来文言文,似懂非懂的啃着,大多时候是囫囵吞枣,未语先酡颜的我,只是暗里穿梭时空沉魂古香丹屏。

一张录取告诉,从此离开故乡,参加漂泊之列。光影月转,几番年龄暗度。自持着儿时的梦,一路走来,南来北往,未曾留下痕,可常缅怀孩提时那种过节的味道,但终因种种理由拍拖重温旧梦。一个人,游离无定所,每逢此日,也没了儿时的兴致,经常单独室内,或听音乐,或掷步校园,或约上几个同窗,武汉胃肠医院,海阔天空,从古到今,从海内到国外,洋洋洒洒丰台飞烟,淋淋沥沥古堡神秘,在说笑中送走了一载又一载灯海景幻。

最难忘的蓦然回顾,是江南学府一隅。一幕别开生面,伴我红尘不醒。

那年记不清何故提前到校,元宵节那晚,雪下的很大,鹅毛倾宇,园野银装。我,身不禁主,深一脚,浅一脚,情不自禁的走近阅览室,只见,武汉胃肠医院,孔明灯高高在挂,照在厚厚的雪被上,溢光流彩扎眼。做事一心的我,一旦事态中,过耳不闻身外事,即便喧闹四周扑来,也能保存一份平静与己。报纸在手里滑动,张页顺指翻转,聚焦字的行间,目移转睛刷新版面。一致身后人,连叫数声,置若罔闻。一高大身影举目注视,似曾相识的面貌,咫尺鹄立。四目以对,千年冰峰坍塌,尘封的心,鲜活了。秋千梦里的王子,走到面前,真堪称众里寻他皆不是,一目阑珊定乾坤。

人,都有自己美妙的神往,做着五彩斑斓的梦。我,同样编制有花季的梦,反反复复脑海出现。空想有朝一日,翩翩正人,儒雅拘束,成稳睿智,突然从天而降,从远古走来,走到本人身边。而那夜的孔明灯闪耀着不样的光束,仿佛朦胧爱的神秘。而毫无筹备的我,意外与你,就这样相遇了,相遇在飘零无声的朦胧里,是佛光显灵,还是前世商定?无需任何理由,读他的眼神,晓得我是他千年的等待,炙热的情爱从眶角流淌。两心若有灵犀,无需太多的表白。情从不同方位触犯成一线,孔明灯记下相爱的誓言和盼望执手的宿愿。心愿放飞,在雪的深处,聆听梅开的声音,两颗心亦随之融合化成五彩弧霞。

只惋惜,那晚,风色狂暴,一片梅瓣凋落落下,脱离了连理的枝节,飘飞在浓浓的烟雾里,霎时迷蒙了我的眼睛。我,毕竟未握紧你的手,在清圆半隐之际,迷失了自己,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明知道你是我千等万待之人,也清了你恰是从诗经画卷里向我走来之人,却不知所然挡你于心的渡口之外,一次又一次的泯灭你那炽热的豪情。你,无可奈何的分开我心底的那个角落,遁出那一弯幽静梦幻,身影匆匆含混,终极消散在蒙烟之中。

岁月的脚步,促,太匆匆。去了,来了,重复着华轮,轮回往来。流浪的人仍然在路上,孔明灯泯泯灭灭,如流去的江水,也如枝头绽开一季的花蕾,谢了,就是谢了。

楼外空处,爆竹声声,多少旧事化作浮烟。帘内,谁在回想中吟咏那段情,那份缘。几世的约定,半载的曾经,今世的守候……

天气缓缓暗了下来,无风空冷,武汉胃肠医院,明月从海岸升起,携着云朵,从货色行。

着一袭冬装,寻向湖畔云亭,幻化一叶轻舟,划往梦里江南,故地重游,找回失踪的梦。在安静的竹林深处,凝听你为我唱的那首歌谣。

此时,人生有情,我心翱翔,跟着放飞的孔明灯,徐徐升空,滑向与心灵感应的方向……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六月,这一天,那一年 下一篇儿时的小街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收藏到:  

词条信息

zjk2002go
zjk2002go
白丁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