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上次编辑的词条“”还未发布,赶快去处理吧! ×
霸三国维基百科 >>所属分类 >> 三国志大战TCG   

暗中摸索

标签: tt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旧梦重温之 谙熟门路

“老马识途”是个成语,我在新疆兵团的中对此却有实切实在的领会。

那还是六六年我在农场当“上士” (从前军队对帮助连队司务长治理连队食堂士兵的称谓,农场沿用这一称说)时的事。我们农场每年冬季要进行开荒,须要大量的柳编的筐子,筐子就由连队职工自己编(以前我也学编过)。编筐子需要大量的柳条,于是连长派一个班的战士去离连队十多公里外的维吾尔老乡那里打柳条,晚上就住借宿在老乡庄子上。顺便说说,新疆的柳树同江南的柳树有所不同:人们先把长大的柳树头砍掉,它就会在树顶上发出一根根直直的柳枝,柳枝上再长出柳条。那柳枝和柳条就是编筐的好资料。老乡的水渠旁往往栽有大批的柳树,连队当时派人去老乡那里磋商好的,那时军民(军垦农场那时也算部队)关联比较好,一说就通。

十一月初的一天中午,连长交代我让我给在老乡那里的兵士送点粮油蔬菜去。去老乡村落没公路,那就是在戈壁荒滩上踩出来的一条路,当然也没汽车,就得靠马车拉。于是我到马号里套拉一辆马车,那是一匹全身黄色的老马,毛色枯黄黯淡,没有光泽,??的身子,肚子上肋骨都数的清,看到它我就会想到《唐吉柯德》里描述“唐吉珂德”骑得那匹老马,武汉胃肠医院。平时马车班的人都不太喜欢用它,年迈干不动重活,就留给我了。我可挺爱好它,那是因为这马诚实、听话,反正我要拉的货色普通也不太重。我先在马车里装上些干苜蓿草,往返有三十来公里路,到那边不给它喂些草料,它回来没劲了。我又去食堂装了粮油蔬菜,赶了马连忙走。

从连队往北走,经由四连、二连(我在三连),那路还好走,出了二连就走进戈壁了。我们农场地处阿克苏市的东南约三十多公里,那时农场四处均被沙漠包抄(07年我回农场,那时与阿克苏之间的公路两侧已没有什么沙漠了,都被开垦应用了),农场就是沙漠中的一片绿洲。进入戈壁(实在也不是真真意思上的戈壁,但我们都这么叫。那就是一片盐碱滩,千百年年以前那是一片盐池沼地,后来水位降落,地面上结成了一层厚厚的灰白色的盐碱壳子,远看俨然整个大地铺了一层厚厚的白雪。脚踩在上面硬硬的,高下不平,搁得脚痛。踩下去,下面是空的,底下是一层黑色的沙土(因沙土里含有大量的盐碱和芒硝,所以呈黑色),有时脚踩上去壳子就套在你的脚上,那你得把盐壳子敲碎了才能走,走在上面那是又费时又费劲还费鞋。好在路上有老乡马车碾出的轮辙,马就沿着老乡的车辙走,还不算太吃力,但也走不快。

那戈壁滩有个七八公里行程,赤裸裸的,可以说是寸草不生,偶然可以见到些芦苇、芨芨草什么的盐碱动物,也不见什么鸟兽,只有蜥蜴在地上乱窜,武汉胃肠医院。一路没见一个人,那就是一个静,静得使人有些觉得惧怕,恍如地球就剩下我一个人似的。我就那么孤零零地走了走了有两三个小时才走出戈壁,那就进入老乡的村庄了,但那并不是大伙砍柳条的那个庄子,还得向北走个四五公里路能力到那。老乡庄子上的路比拟好走,有时有大路,有时沿着干枯的水渠走。11月入夜得早。等走到大伙的驻地,天都黑了,他们刚烧好晚饭。我于是先给马喂上些水和草,自己就在那里胡乱扒了几口,卸了东西,赶快往回返。

野外黑黑的,好在有个半拉月亮和满天的星星,使玄色的大地覆盖在一片温顺的白光之中。南疆的十一月天已经很冷了,我裹紧了身上的棉衣,吆喝马往回走。我是归心如箭,马也知道要早些回家,它大概也恋它那个暖和的充斥干草和马粪气息的破马厩,还有它朝夕相处的错误。当初车上已不货了,就一个人和一捆干草,回去的速度显明比来时快得多。

旷野里除了马儿的蹄声和马儿的呼吸声,静的没有一点点声音。我感到全部世界似乎凝固了一样,好像变得无穷的大,我仿佛就一个人活在这世界上,那种微小那种孤单我永久不忘,那是良多人都没有尝到过的一种滋味。这也锤炼了我的意志,辅助了我克服了今后生涯道路上的许很多多艰苦。

我赶着马车沿着一条路走得好的好,忽然我发明前面呈现了叉路,我赶快愣住了马下车看,我的印象里来时没见过有分叉的路,往回走毕竟该走哪一条路呢?我细心看了看,一条路平坦广大,一条路况较差。我想当然:路好的确定是人走得多的,我走的一条路是老乡同我场的独一途径,应当是条较好的平整的路,于是我把马赶往那条平整的路,可老马就是不肯往那条路上走,仍是走那条差的路。我那时年青没教训,忘了成语“暗中摸索”了,也没想想老马为什么不肯走那条路,只想本人的断定是对的,就拉着马缰使劲把马往那条路上拉,还用棍子不停地敲打它。老马终于屈从了,乖乖的沿着我指引的大路走去。

走了约半个小时,我突然又发现情形错误了:前面路断了,一条深沟涌现在我的眼前,我这才知道走错路了。我庆幸幸好有了这条断路,否则我还不知走到哪里去呢?我这时才想到“老马识途’的成语,错怪了老马,我恨自己怎么没早点想起这条成语。

我释怀了,有老马给我指路,我还担忧什么?我把干草在车厢底摊平,自己裹紧棉衣,躺在干草上,放开缰绳,让老马自己去走吧,我操什么心啊!马儿也好像懂我心,放开缰绳,它小步跑起来,零点之前,目光凶凶的,我终于躺倒了自己的床上。

2013年清明修正于于上海奉贤南桥


题记:那年此时,黄埔江畔学苑画廊,一个风采翩翩公子闯入视线,

眸锁初见,相知竹林小径,两颗心触犯媾融,我却把他丢在那一角。

本日,怀着依稀,踏着梦莹,去寻曾经的曾经……

空蒙的夜不约而至,如钩的那枚月,模摸糊糊挂在西楼芊阑上,地上的清辉游离左右,微微的挽着从窗口透出的烛红,旋转于繁荣落尽的小径,不经意触动斜出竹篱的寒梅枝蔓,迷离的绿荚缓缓从梦中睁开眼,伸腰伸展慵意,摘一滴甘霖送入樱唇,润润休眠许久的感喉,便开始她一季的漂亮。

帘内,托腮凝烛,手握一杯清茗,袅袅紫烟回旋而升,顺着窗棂缝隙飘远,消散在夜的未央。留在玻璃杯内的浓汁,泛起轻微的鱼尾纹,四溢淡淡的幽香,嗅嗅,忍不住试唇,一丝苦味含在舌尖,贪心,闭目养神,?绕的发愁赋给昨日,静坐在书桌前,那首随机盘旋的曲子安抚着曾经悲喜跌荡的心,一珠酸泪从眼角滑落,刹那碎了一地,不去理睬,仍然沉在茶茗的多味中……,人常言,品茗如品,我的人生不就是如斯吗?

千帆历尽方魂醒,半载相怜见蝶情,雪月指弹云散去,同心竹燕弄梅筝。一阵铃声音在耳边,那端传来上海时代室友的声音,浓浓的秦腔依然那般亲热,“云儿,还好吧?这两年我自己出点状态,没给你接洽,怎么样?还是自己吗?”一连串问题让我无从下口,她持续着呶呶不休,而我刚安静的心湖再次被撩起,涟漪相环,漾向朦朦胧胧的江南……

曲廊邂逅千年,我映在你的瞳孔,走进你的密室,一弄绝唱演绎着豪情焚烧的岁月。曾记否,月下联袂姗步赏梅,竹海雪域,武汉胃肠医院哪家好,碎落了咱们一路的笑声,你的儒雅在俏皮中扭曲,睿智慧灵藏在一副无框眼镜后面,幽默的诡秘笑弯了我的眉,笑痛了我的肚囊。假山覆信壁录下我们的海阔天空,早春仲春的风如剪刀,但也被那份弥漫钝了锋刃,化作缕缕温馨围我们于中心。操场、公园、黄埔江堤、影院、草地融成爱的特写,你的笑、你的泪、你的等待芜尔一轴情愫符号,谱就千古绝唱。

我们相遇于异地茫茫人海,吟哦着相知走过冬、春、夏三季。半载,你把毕生的爱和牵念种在我心里,掏了心,倾了情,绝不保存淋漓了自己,可我不动声色,仅把你视为个别的老乡挚友,自持着古典女子的风姿,你那烁烁盼望的等候,在泪水中溅湿,仍心不甘翘首秋岸,期望我蓦然的妩媚。许,你早就看穿了我的神思,色厉内荏,逝世要体面活受罪的个性,不然,你也不会在告别之际把热泪的话一吐为快。&ldquo,武汉胃肠医院;造化弄人,月老让我们相遇,仅小气六个月的阳光残暴,这太不公,太不公!”你在等,等从我心坎发出的声音,可还是让你在扫兴中痛心。“今生你会追悔莫及的,你有想我的那天,若,……”你欲说还休。

短亭轻别,归来,透骨之念苦楚心头。夜深人静,你晃悠我的面前,伸手去触,你便消逝不再。开展尘笺,心开端隐隐作痛,直到痛得泪水断线,滴血行字,撕了再写,又被哽咽揉皱,就这样周而复始,直到不能呼吸才停下,终极,一封都未曾寄与你。你必定抱怨我的薄情,埋怨我寡义,别去无音,把我们共有的美妙彻底脑后。你可曾晓得,云楼独守,守老了岁月,守老了相貌,守老了你留给我的一帘幽梦,武汉胃肠医院

我知道你想我,正如我思你。转瞬一年擦身,你难挨的折磨,拨响我的电话。拿起电话,手不听使唤的抖嗦,那熟悉的声音传来,还是那么甜润温柔,你的一句还好吗?把我的泪水唤出来,手捂着哽咽,缄默在这端,听不到我的回音,你有点忙乱,有点激动,一遍又一遍追问,怎么啦,怎么啦,心被扯裂,生疼欲泪,多想告诉你,好想你,想让你突然天降来到身边。可话未出唇又被咽到肚里,你轻声召唤着我的名字,云儿,云儿,云儿,久久地氤氲耳畔……

那年七月初,我回到昔日与你朝夕相依的校园,促过往,来不迭细品那里的一草一木,穿过沉静的林荫,径直走到你的宿舍楼口,当向值班的师傅问起你,他说你还在,你知道吗,当时我有如许的冲动,终于能够见到魂牵梦萦的你了,上无邪是厚爱,若,有这个机遇,我定会告知你藏在心里许久的三个字,那一刻我肯定失了态。就在我万分高兴时,只听师傅说你去导师家了,且很晚很晚才干回来,实在并不是,时才的惊喜顿浇一头冷水,由于仅有两小时属于我们重逢的时光,可是,可是,许,我与你真的没有缘分吧,不然,我千里去扑曾经的商定,却咫尺天边。十二点的钟摆敲在我的心弦,手机沉静,心缓缓冷冻冷冻。在我无望之际,一阵清脆铃声划破夜空,惊喜擦过心湖,那端你气喘嘘嘘,激昂让你语不成句,一连串的请求传导过来,你的语重心长丢在风中。

幽梦频顾,忆念切切。心不甘,情炙热,意念执着,再度走进南轩。嗅着空气中飘荡的竹翠清爽的气味,一丝亲和悄悄心头。所有都是那样的熟习,又都是那样生疏。物非人去,似乎仅存的是我们的宿舍楼和那片竹林,操场、北园、阅览室、舞厅全体无影无踪,但浮现我脑海的依然是安静的校园、安谧的自修室、静柔的月光,蜿蜒的小径上散步的我与你,飘扬的欢声笑语,跟着竹风波影,婉如舞厅里随步踏律的妙龄男女,你高高的身影融入光怪陆离中。阵阵的丁毒草馥郁,穿过闪耀的繁星,直扑鼻翼,你看我,我看你,羞意眉角。每当我欲靠你肩时,武汉胃肠医院,你却回身路的止境,再也扑捉不到你那双会谈话的眼神,泪珠唰唰潸然,便一步一回首中止梦中之行。一错失成千古,从此,天上世间。

时间浮水,我在怀念煎熬中喘息着,天天忙碌归来,第一件事就是翻开札记,我的心碎了,和你花前月下,残垣断壁的流光异彩在脑海里跳跃着,时而哭,时而笑的和你顽皮,逗的你缠我不放,总奇才妙心,怎么今天那么巧,嗨,又碰到一起了,呵呵,看来是冥冥之中有定数,要不,怎么老是萍水相逢?夜深了,万家灯下温馨话婉,演出着不拘一格爱的,而我还是在那一角,寻着你的身影,沉于曾经的片片追忆中,与你继承着燕山夜语。几回梦里,我去你的故乡,跋山涉水,走过风霜雪雨,去你所在的城市,那幢熟悉而又陌生的庭院寻你,但都是人去院空,向人探听,均报以摇头,在万念俱灰之际,前面多少步之遥你突然闪现,霎时光亮再现,一阵狂喜,提步追你……

敬爱的,你期待好屡次的三个字,今天我喊出来,是走过了风雨,从内心深处喊出,武汉胃肠医院。我想你,在花开的声音里;我想你,在岁月河的潺潺流动里;我想你,在夜深人静星星眨眼的闪烁里;我想你,……,此岸的你可否一如我想你?

亲,上海滩的霓虹灯太斑斓,你走失于的那个角,从此,再也找不到归来的路……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耳边,那一声轰响! 下一篇凝听烟花的声音,与寂寞擦肩而过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收藏到:  

词条信息

zjk2002go
zjk2002go
白丁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