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上次编辑的词条“”还未发布,赶快去处理吧! ×
霸三国维基百科 >>所属分类 >> 三国志大战TCG   

芳华霎时,岁月无痕

标签: tt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杏花辗尘,雨意凄迷。

四月天,一点点考虑,浮生若梦、恍然。

仍旧雨季缠绵,照旧杏花盈香,朦胧着不老的传说。

断桥处,那把油纸伞恍如感染了所有景致,微霖尽显温顺,斜燕轻吟呢喃,杏花缤纷里,谁知晓那份离人意?

一别经年,红颜易白首,油伞已泛黄,惟雨仍然、燕依然、杏花依然。夙愿终尝,翁妪再逢断桥,是谁用那岁岁韶华抄写似水红颜?

仍然雨季缠绵,依旧杏花盈香,恍惚着易逝的相貌。

旧道边,轻吟的骊歌浴雨却泛霜寒,零落的杏花打乱了双眼,在雨幕下祭奠一场花葬。仍旧是垂柳依依,摇晃着、点饰着,饱蘸浓情,却不当心染上了别绪。道似燕归来,却言故人去。

春雨肆意鞭鞑,杏花随风起伏,是谁带着满面哀伤隽刻如花美眷?

四月天,泛滥着,放飞祝愿、安全。

芳华霎时,岁月无痕。


有很多人事,你不用努力就能够记住,也有些东西,无论你怎么回忆,还是想不起来。一个人到这有时苍白却又如此丰盛的世界上走了一遭,什么都不废弃,什么都不抛弃,是不可能的事。

我却总想努力地,在纸上,挽留一点儿寄存在记忆深处的、正在褪色的、那些平铺直叙的岁月。

我的思路,往往并不自发且有点儿趔趄地,陷在回忆的池沼里。

从我时常地陷溺于回忆来看,我已经老了,从我不曾斟酌过我自己的老年时间和死来说,我又没有老。这么说,我已不可逆转地进入了中年。无论我是否否认这样的事实,我已经是一个中年人了,这是事实。人一旦过了四十岁这道心理上的“坎儿”,日子就跟人们所常说的那样,如白驹过隙,倏忽不再。不经意间,我的身高不算太低,儿子却长得比我还高出一截了,武汉胃肠医院哪家好,——我还能逝世乞白赖的,把自己当作一个青年人,这像话吗?

一个人,有了可以回忆的经历,有了可以回味的往事,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我就常常单独一个人,回首去看。

冬天,放学以后,我几乎每天都要拿一把长柄的小锄头,有时候是一把木头做的“粪钩子”,一手提着拾粪的粪篼,背上背篼,到山野里拾粪去。粪篼是一种用竹篾编制而成的有提手的用具,相似于撮箕,武汉胃肠医院。在我故乡,被叫成撮箕的,另有一个专门的器具。我拾满了一粪篼,就把粪倒进背篼里背着,武汉胃肠医院;拾满一背篼,就可以回家吃晚饭了。这时候,天,往往快黑了,黑尽了。

小时候,我不觉得粪是臭的。在乡下人眼里,粪实真实 未审在,是一个好东西。

我至今还记得一个我奶奶辈的老太太,在村里,不管辈分,但凡小孩子,都叫她“大婆”。这个人给我印象深入的起因是,她一年四季都穿一件青布长衫,而且,在我们村,像她这样穿的人,只有她一个。因此在我的记忆中,她的面容,反倒含混了。大婆很少走出村子。但她好像一直不停地,在村子里走动着。我经常看见她把长衫的下摆撩起来,在里面,兜着什么东西。但是,无论谁去查看,那长衫的下摆里兜着的,十有八九,是粪。大婆无论在什么地方看见粪,都要小心肠,先把它弄回家去,再做她底本要去做的事件。

我长大当前,有了较大的转变,至少可以填饱肚子了。也是到了这时候,我才对粪有了臭的感觉,臭的主意,武汉胃肠医院

如此说来,人确实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小时候的我,跟我的父老乡亲一样,理所当然地,认为粪是很好的东西,只有它可以使庄稼长得更硬朗,更结实,从而,它能够让我们饥饿的肠胃,撑得更饱一些。那时候还没有化肥,种庄稼的人不爱护粪,怎么行呢?

我们拾粪,拾的是牛粪、骡马粪或驴粪。猪粪当然也想拾,但通常情形下,猪都关在圈里,或仅只在村庄里偶然散漫步,村外是不猪粪可拾的。我们对牛粪的昵称是“牛屎饼儿”: 牛刚拉的粪,都比拟稀软,我们找到它时,它已因为本身的分量,成了饼状,极像家乡一种常见的食品“锅塌子馍”,所以才有如斯奇异的叫法。我们把骡马和驴的粪便分不清,它们看上去仿佛都是一样的,所以把它们统称为“马粪蛋蛋儿”。牛粪比马粪的肥效要更好些,大概是,牛吃草的时候要经由反刍,把草料咀嚼得更细的缘故。

我们不拾羊粪。羊粪虽然肥力足,热性大,但“羊粪颗颗儿”太小了,用粪钩子怎么扒拉,也弄不到粪篼里来,不得不放弃。狗粪到处都有,但我们从不拾狗粪回来做肥料。家乡有一句俗语,说是:“离了狗粪还种不了田了!”意思其实是,缺乏任何人或任何东西,这个地球照样能转,人们照样还要生活。此俗语,语含藐视。尤其对某些自认为是的人来说是这样。也因了这句俗语,故乡的人们,都对狗粪不齿。现在想起来,关狗粪什么事呢?因为一句俗语而让狗粪蒙冤,恰好裸露了故乡人似嫌愚蠢的可恨与顽强。

冬天,除了种在河坝(沿河一带)水浇地里的冬小麦,其它高半山的旱土地,一律闲置着,它们也在养精蓄锐。生产队的饲养员显得轻松了许多。他们把牲畜赶到荒坡上就不用再照管它们了。它们会自己把自己吃得饱饱的,而后卧在山坡上,等饲养员入夜了,再来把它们赶回圈里去。我这么说的,是奉公守法的牛。骡、马、驴可不像牛那么诚实。它们要么吃饱了,自己一溜烟跑回村来,要么还没有吃饱,就打起了河坝地里的麦苗的主张。饲养员一不小心,它们就溜下山来,偷嘴,为了在冬天吃一口鲜嫩的麦苗。这往往是下战书天快黑的时候才会产生的事。豢养员只要稍微留心一下,就可以了。

无论早已开溜的还是不曾开溜的,武汉胃肠医院,牲口们把粪便,都留在了山坡上。拾粪,武汉胃肠医院,就是在它们吃过草的地方,把留在野地里的粪便弄回家来。

坡是荒坡。长着些稀稀拉拉的矮小的灌木和野草。它们,有的我能叫得闻名字,有的,我连名字也叫不出,还有的,在乡亲们和我眼里,无用得连领有一个名字的权力也没有。到了冬天,草木无一例外,全都落光了叶子,干巴巴地站着;或枯败了,再也站不起来,爬行在大地上。除了用自己的躯体豢养着的食草动物,除了这些出产队的畜生们,谁会在意它们的茂盛与衰败、谁会关怀它们的生死存亡呢?它们世时代代,早已习惯了自生自灭。但它们,又何尝不曾献出自己,用自己的低微,点缀这贫瘠而又可恶的土地?

有时候,人跟它们,其实是一样的。

我当然无暇顾及这些草木。我的眼里只有粪。

马粪晒干了,一不警惕就散开了,牛粪却往往给冻得硬邦邦地,挖都挖不下来。只有是粪,只要给我发明,它就是我的,无论使多大的力量,动多少头脑,不把它弄进我的粪篼里,我誓不罢休。在荒原里,我的脚步在迟缓地挪动,我的眼睛在四下里搜查。偶然,我会被草丛里窜出的狐狸、野兔野鸡和山雀吓着,我并不怕它们;偶尔,我也可能邂逅狼。我固然怕狼,但狼并不像大人们所讲述的那么凶残,武汉最好的胃肠医院,它好像更怕人,即使我很小,但再怎么委曲,我也是个人,不是吗?更多的时候,我什么野物也不曾遭受,却老是把背篼弄不满。只好持续遍地寻找。

傍晚时候,四野茫茫。群山如围,苍天如盖。惟见三五个孩童,依然在铺天盖地地转悠。这就是我与我的小搭档们。夕阳凄凉而疲软,它已经阔别山头,躲到大山的后面去了,冬风无形却又强劲,仍在呼呼地吹着,赶都赶不走。脊背上的背篼是越背越重了,然而,不把背篼拾满,我个别是不回家去的。我怕父亲责备我偷勤。实在,无论我拾了多少粪回家,父亲依旧平平庸淡地,只说一句“回来了就好”,别的什么话都不再说。而且,他始终都是跟在我的后面,进入院子的。父亲的话语,其实都在不言之中。我回家之前,父亲已经在大门外那棵他自己好不轻易才栽活的杏树旁边,望了我良久了。他当然是怕我出什么意外。拾粪的时候,我很天然地,有一种义务心在。我认为,既然吃家里的饭,就应该替家里干一点力不胜任的活。人不论什么时候,什么处境,都不能忘记自己肩上的责任,哪怕它是看不见的,但我们要时刻都能感到到它的存在。

我后背的衣服上,常常有一块巴掌那么大的粪渍,这是未晒干的牛粪粪汁在背篼里经过挤压,从背篼的竹篾缝里,洇到了衣服上的缘故。我不得不让它时常留在我的后背上,似乎它是我的胎记,或一块痣,俨然它与生具来,抠也抠不掉。

我小时候,最多也就一套换洗的衣服,每天都要拾粪,母亲也得每天都到生产队里去上工,她哪有那么多时间给我洗衣服呢?更何况,我的衣服,通常都是我自己洗的,尤其是单衣——棉衣因为我自己是洗不干净的,才不得不劳烦母亲。但我洗自己的衣服,也是在“冤仇”母亲的心理中,极不甘心地去做的。我这种心理的原因是,洗衣服延误了我玩耍的时光。在一个孩子的心目中,游玩是第一要紧的事。我当然也不例外。

母亲太累了,简直天天,她都是天快黑了才回家,回到家里,还要做饭、喂猪,冬天她还要烧炕。这多少乎成了她怎么做都做不完的“作业”。我小时候就从未曾想过母亲的繁忙、母亲的操劳。我天经地义地以为,母亲做的那些事,都是应当她做的。我很少想到要替母亲做点儿什么。当初想起来,我是如许不懂事的一个孩子啊。

记忆中的某些东西,有时候,跟我脊背上的那块粪渍一样,惊人地类似:你要从后面看,你要脱下来再看,才干够发现它。

在我家的院子里,有一个三平方米左右的粪坑,深约一尺。我拾回来的粪,就倒在粪坑里沤着。晚上起夜解小便,也在粪坑里解决。院子里有这么一个粪坑,一是便利,二为了积肥,三是怕别人把粪偷了去。我记得,村里有很多人,不愿在外面“方便”,一泡热尿也得尽力地夹住,回家了,才畅快淋漓地解决掉。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哪!家里洗洗涮涮之后的废水、垃圾、火笼子或炕眼里取出来的灰烬、腐败或霉烂的菜叶……一古老儿,全都倒在粪坑里。我的童年时期,在我们村,家家院子外面,都有一个厕所,这容易懂得,然而,家家院子里都有一个这样的粪坑,现在的人,多半会困惑。为什么要在院子里弄一个粪坑呢?为什么不把粪坑弄到院子外面去呢?现在,人们用的,多半是化肥,再不必积肥了,这样的粪坑,村里几乎没有了,2.维护心脏。人们都嫌它臭,嫌它不清洁,不整齐,到了夏天,还招惹苍蝇。

三十年多年前的人,却从不这么想。

据老年人说,粪坑的热性很大。这容易理解。即便是在冬天,雪下得再大,在粪坑里,雪也是“坐不住”的。别的处所白茫茫一片,粪坑却照样黑沉沉地醒目着,似乎它是土地的一块疤痕。假如扒拉开,热腾腾的蒸汽就一咕噜噜一咕噜噜地冒出来,好像粪坑给雪憋得太久了,也在跟我一样,大口大口地呼吸。

多年前,妻子产后得了凉病,她的右胳膊右腿,一到冬天就特殊冷,吃了很多药,不行,针灸,仍是不行。一个老中医说,粪坑的热性是很大的。老中医倡议妻子每天把腿脚埋在粪坑里,焐两三个小时,如此保持几个月,就可以治好。可是,我们一家都住在县城里,即使在乡村,也很难找到粪坑了,妻子又能上哪儿去医治呢?

那么,粪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呢?我说不上来。

我是小时候就是一个爱好思考的人。现在仍旧如此。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人如果只会着手、动嘴,充其量,只是一个动物。人不思考是不行的。对身边的人,身边的事,不在自己的心坎里问一个为什么,你就不能洞察生活,,你就看不清这个五彩斑斓同时也是明争暗斗的世界。你也就不能宽容别人,宽恕别人的某些言行。而宽容与饶恕,是一个人的生命里,相对不能缺失的品格。你不去思考,不试图理解别人,又谈得上什么宽容与宽恕呢?

也是在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我想:一棵禾苗根部,也就上了一点点肥料,可是,旁边的土壤未见得少了多少,挖开它的根,肥料也还有一部门在根旁边搁着,是花生,庄稼——比方一株玉米,却由一枝幼苗长得跟树一样大了,而且,还结出一穗甚或两穗那么粗大的玉米棒子。那么,是什么东西“变”成玉米秸杆和玉米棒子的呢?我想当然地认为,是粪。只能是粪。那时候我觉得,粪切实是天底下最神奇的东西了。

哪怕一个巨人,的响声,他也是从平凡的童年生活起步的,何况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呢。伟大出于平凡。伟大储藏在平凡生活之中。是平常的生活,给伟大积累了足够多的能量,是足够多的平凡琐碎的日子,让巨大得以凸现出来,彰显出来。

庸常的生涯,就跟粪土一样,它是不起眼的,也许还有怪异的臭味儿,然而,恰是因为有了它的存在,我们的生命,才禾苗般茁壮。

良多人忘了本人小时候的事,许多人努力地,想忘记自己曾经做过的某些事。是真正的“粪土当年”。我感到这样做是十分不应该的。咱们要做的,兴许偏偏相反,是要记得它们,记住它们。我想,哪怕像我这样,阅历的是困窘的童年,哪怕你想忘记的,是做过的错事、蠢事,都不能够。由于它们是你性命里不可磨灭的一局部,因为它是我们毕生中难得的财产。它留给我们的回想、回味,它让我们记住的教训、教训,早已镶嵌在我们的言行跟思维里面,是不可能也无奈剥离出去的。何况在旧事中,还有那么多美妙的货色呢?忘却了,真是太惋惜了。

我们总不能老了,要死了,把什么东西都丢了吧,如果然这样,你就算是白活了一回。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花香含韵,为博才子一笑 下一篇苍坡古村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收藏到:  

词条信息

zjk2002go
zjk2002go
白丁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