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上次编辑的词条“”还未发布,赶快去处理吧! ×
霸三国维基百科 >>所属分类 >> 三国志大战TCG   

败絮其中

标签: tt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那天放工往家走,刚拐过红楼小街,便发明了奇怪的一幕:一个半老年汉子,正追赶一名?女。一个紧追,一个疾跑,追者两腿短粗,跑者双腿苗条;前面的随跑随扭头瞅后面的,后面的边追边嚷嚷着前面的。我驻足张望了一回,大感怀疑。心中却对那小女子发生了一丝恻隐情感。

本以为是父女吵架,又一想或许不是,吵架吵到大巷上来,且在青天白日、大庭广众之下,实属不该。又看那阵势,却也不像,老者半新不旧的衣衫,小女子却极为时尚明丽,怎么看怎么不像父女。又猜度大略是那女孩不知怎么的招惹到老头子了,或者是因交易关系发生口角,惹老头动了肝火,遂穷追不舍。回首再一揣摩,也非那么回事。那老头追至我身侧之时,口喘吁吁,且讷讷之语,“我看你哪里跑,就是跑到天涯,我也要追上你!”声音不大,甚至于五步开外不知道唠叨些什么。我本想拦住前头的女孩子,但因不明就里略一犹豫,便倏忽而过。好在百米之外,丁字路口恰有车队而过,那女孩躲车功夫,眨眼间就被男人抓个正着。好奇心促使我快步奔去,此时四处敏捷围观一层看热烈的人群,我挤从前听了半晌,刚才明确了是这么回事:本来那老者是开出租三轮车的,女孩坐车后,拿出一张百元假钞,等男人找零了下车,方发现其中有诈,老者喝问女孩退钱,那女孩却逝世不认账,遂产生了面前的一幕。老者抓着女孩之后,女孩还在诡辩,听那口音也不像当地之人,看那样子容貌,身体细微,白面长身,姿色是时尚而出众的那类,没想到却做出如斯下三烂的勾当。

有人静静拨打了110,一会儿,“嘟,嘟嘟——”开来了两辆治安警车,从那女子身受骗场搜出来一些假钞,遂扭送上车而去。人群嗡嗡着散开,有人说真看不出来是这样的一个东西!有人说枉披了一张美丽的人皮!我却突然想起了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成语:说的是明初大臣刘基,夏日一天在杭州城中散步,见一小贩叫卖柑子,那柑子表面金黄油亮,新颖丰满,就像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柑子是很难保留到夏天的,像这样完好的柑子实属难见。刘基便上前问价,以上市时十倍的价格买了几个回家。不料剥开了柑皮,却发现里面的果肉干缩得像破旧棉絮个别,登时愤慨十分,遂拿了柑子去责问小贩为何骗人。不成想那小贩却镇定自若,从容说道:“当今世上骗人的事到处都是,岂止是我一个?请问,那些气势压人??的武将,从打扮看,比孙子、吴起还神气,可是他们真正理解兵法吗?那些头戴高帽、身着广大朝服、气度轩昂的文官,岂非他们真正控制管理国度的本领吗?寇盗横行,他们不能抵抗;庶民困苦,他们不能救助;贪官贪吏,他们不能处理;法纪败坏,他们不能整饬。这些人一个个身居高位,住着华丽的房舍,吃着山珍海味,喝着琼浆玉液,骑着高头大马,哪一个不是装得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样子?又有哪一个不像我所卖的柑子那样,名义上如金如玉,内中却象破旧的棉絮呢?”

刘基听了小贩一席话说,理屈词穷,回家后遂写下了《卖柑者言》。由此,我想起了眼下我们一些官位很是显赫党的干部,在公然场所满口仁义道德,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和这女子一样有副人的外表,背地却做着嫖娼、赌博、养妾、算命、行赂行贿诸般不见人的勾当,岂不比那女子迫害愈甚、更是让人仇恨么!?忽又想起那开出租三轮的老者,一个人开车拉客挣点小钱,一次收个块儿八角,一次上当连锅就会砸了,十天半月兴许挣不回来,说不定家中的老伴正须要这局部钱来治病,也许读大学的女儿正等着这份钱来交膏火,也未尝可知?竟硬生生碰上了这个丧门星!

这样想着,我沉默地向家的方向行走,觉得情绪有些凄凉,顿有一种压制的繁重,武汉胃肠医院哪家好,不觉来到家门前,遂效仿刘基写下这篇……


有一些事情,不知道对错,难分辨好坏;明明暗暗的总会为它所吸引,然而又每每想解脱它的牵制;当身受时是大惊喜,但太过了也不行;人们暗地里或都有这样欲求,然而看到别人一味追赶时,又总显鄙薄脸色……

我曾经有过这样经验,几个男人聚在一处,高谈着国家政治一类的阔论,正说到都有些觉着时候,一位漂亮女子翩翩而来,谈话陡然的就活跃起来,连先前少有谈论者也纵声发表;我曾经也有过这样教训,几个男人聚在一处,做着无聊赖的膂力活,一位年青女子缓缓而过,活计也溘然热闹起来,连先前最慵勤者也卖命动作;我曾经还有过这样经验,正带着几个人在外做事,人都也还尽力,却忽而被远处一位女子带走注视,事情是搁下了,我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我至今不知道这其中原委。

说了这一通莫名其妙的谈话,现在来说一说这“后语”。起先,我是预备写成“自序”和“后记”的,这也是鲁迅惯常用的法,但想来切实没有什么高超处,不单文字无聊,连起因也“莫名其妙”,现在自己忙里偷闲来印出,不外“打成一片”,聊以自慰罢了。当是时,脑中“倏忽”的就冒出“前言不搭后语”,那么,就用“前言”“后语”罢。中距离着些东西,想搭也搭不上。

我不知道伟大人物的“原动力”是怎么,或者总有一个“爱”字罢。单爱自己或家人朋友的,可能当不起这“巨大”,至少也须爱民族、国家甚而至于人类方可,武汉胃肠医院哪家好。但这都是为后代所景仰的巨人,自有超常脱俗之处,平淡如我辈者行状不能企及,连这“爱”也差许多等,其实也是无怪的。

我不知作别人怎样,在我,这所谓的“原动力”却来自于对于异性的“爱”。这真实 未审算不得高明,但此外又别无其余,什么民族、国家、人类一类的大题目,向来是“无所容心于其间”,而我又不大乐意附会,于是,就把这并不高明的意思说出,算是作一个坦率。幸亏现在“世道沦亡”,世风开明,倘不,如宝玉的说句:“女儿是水作的骨肉,武汉胃肠医院哪家好,男人是泥作的骨肉”之后,人是要以为未来且为“色鬼”的。

先前,我曾背地里问过一位女生,是:一个人有没有可能,在有了“另一半”之后,不会再喜欢别人?她直捷的回说不可能。其实我的措辞也含混,只是说的“爱好”,于是这问题之后,我对“她们的心理”也仍是一窍不通。那个女生并非“新进”,本能够做个代表,使我一窥异性的立场,但我向来不敢以“一人之见”概论全体,男人尚且会以为大抵与我相似,满心里也装着很多歪斜心思,然而对我所极不懂得而又心认为好的女性,我是向来不敢揣度的。

据说,向来不朽人物,须行不朽之事,于是人以事显,事以人显——毕竟谁靠谁显,匆匆的不甚了然起来,然而终于归纳到“爱异性”,好像思维里有鬼似的。但我又以为这并非“无故”,我们晓得,生物之为生物,全在于有这生命,武汉胃肠医院,而生命的最基础在于能“复制”自己,也就是“连续”自己的性命,于是繁殖成了咱们维系自体的大事件。这样看起来,“爱异性”成了我的时潜时显的“原能源”,也就不足为怪了;这样看起来,将异性摆在一个“目标”或“意思”的高点,也并非全然昏了脑筋。

有一些事件,其实也并不一定要说得明清楚白。

这一本的东西,是自去年十月中至现今陆续凑成的。各样起缘也在先前多处说及,这里就不再复赘,而讲一讲关于各篇一些杂话。

第一篇是《关于》,其时因为空间所给定的就是“日志”,于是就说些对于日志的主意,但此后所写的东西并非“日志”,倒以回忆及空想居多。第二篇是绍介由来的,也有穿凿附会之嫌,但由此也可以看出,我是很在意“名”的,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开初的两篇,便是给我的以后的“日志”以及“网名&rdquo,再也洞听不到了心扉的声音;“正名”。

后面的接连多少篇,多多少少都跟“观众”有些关联,如《翠鸟》、《观众》、《等候》、《找寻》几篇,因为其时也还并没有找见,也还希翼她能看见。之后接连几回看到日本的“挑战”,人心都很气愤,武汉胃肠医院,于是就想宣言抵制日货,但腾讯却不让发,于是又趁着他们与360争执,写了两篇东西攻讦他们,然而到现在我也还在腾讯“活泼”,足见我确是个言行不一的人。

《好的》是取“观众”空间里一篇不像样的东西改的,虽则改后也还不像样。而《暖》却是改自霍建起的片子,为什么改写这篇呢?一则因为喜欢,一则因为先前对“观众”讲过。徐徐的在空间意识一些人,慢慢的写东西仿佛有了些“感到”,于是也学成名之人,来写“回想”了,这就有了《往事重提》五篇。这五篇其实开端是标《无题》的,但有一位朋友说:“愈是叫无题的东西,愈是主题赫然”。我于是改成了《旧事重提》,这也是鲁迅丢掉的名目,他后来选了“朝花夕拾”。

至于《记梦》诸篇,就是学的鲁迅的《野草》,固然学不像,但也努力的使它们看起来像是有点深意。这是筹备编一个集子的,现在还不完,原来,在盘算印这本的时候,才写到《其十》,但因为对友人说起要“前言不搭后语”,于是在写完《前言》之后,塞这一篇《其十一》在旁边,前后之距离些货色,当初来写《后语》,就能造成“不搭”了。但由于写《其十一》的时候“目录”未然编定,所以只好加在后面,《后语》之前,杀猪菜&rdquo

《理想》也是打算编成一本,而且各篇标题也大抵想定,这是几年苦建“思惟体系”的“结晶”,自以为颇有些不统一般处。孔子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我却想比他早两年,能不能胜利,全在这《理想》里,因为这就是我的自以为是的“思想系统&rdquo,武汉胃肠医院;。而我所谓的“立”,其实也就是树立自己的“思想体制”。但这本到现在只写了两三篇,按着每篇近万字的长度,完成三十篇东西的义务是很不小的,武汉胃肠医院,所以,还须加紧。

此外的东西,也不想再说什么,只还有一点,就是我的这些东西,是起于对“观众”的找寻的,但现在却决心忘记了。我想,此后我的心里还会有许多“观众”的,但像先前普通的“付心”,却是毅然不会了。心中或虽有“爱”意,却保持这一定间隔,不太远,不太近,这样,于人于己,都是不错的。弃绝掉占领之心,我以为自己会很释然,但我又总觉得,于我而言,无欲不是刚,而是尔后的低沉。鲁迅说:“大爱者不盘踞别人的心肠”,我做不到,&hellip,因为还靠着她们给我“原动力”。所以,以后取怎样的态度,现在还不知道。况且生命中无常事多,当前的事情,谁也无奈猜想。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就是不会太近,“太近而易陷于猥”,这是我自己的话。

零零星碎,拉杂写来,不觉也凑成了一篇的长度了。那么,就此打住罢。把它放到最后,这一本东西也就齐全了。自己给自己立定的五天完成,总算有些超前,哈哈,看来我们中国人都有些这样的性格,看电视消息里面,总有“比预计提前完成任务”的报道,真不知道当“预计”时是太对自己没信念,还是因为斟酌周全,怕“预计”时光太短而赶不出之故?但无论怎样,当时有个规划老是好的,最好还要“公之于众”,这样,即使别人并无真心监督,自己也仍会暗地里着力。连心理学里面也这样说,在我们心里,确会以为别人正看着,我们良多时候就是活在自己的念想之中的。

这样,我在这里就宣布两个打算,就是今年必定要实现《记梦》跟《幻想》,有没有人监视不论,在我本人,是感到既经“破言”,就必要“取信”的,因为总认为会有人关注。实在,我的先前“心中的观众”,未必她真的就是我的观众。

肖复

3月17日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豆腐菜 下一篇赏梅随感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收藏到:  

词条信息

zjk2002go
zjk2002go
白丁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