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上次编辑的词条“”还未发布,赶快去处理吧! ×
霸三国维基百科 >>所属分类 >> 三国志大战TCG   

蹁跹岁月葱葱草

标签: tt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秋风飒起的日子,总会有枝叶飘落。俯身捡起,触摸那些镌刻岁月的斑纹,心情便如草一样,空灵不碍,一碧千顷。

漫步最常去的地方,是堤坝旁边树林尽头的一个寂静的小径中,那里有一片自然的野草地,杂草繁芜,好似西方的私家草场,大片大片的肆意漫延,透着那些种植或引进的富贵草们无奈比较的个性美。秋色中仍然翠墨葱茏,细细的叶脉上简直可以窥见它们迸跳着的绿色血液。蹲下来,伸手触摸那些碧中带青的纹路,竟生出一种风烟俱净的感到。

草的四周围绕着一道从河坝上分界出来的小溪,刚好把草丛覆盖在旁边。远看就像一朵葱绿的荷叶上绣着浅青的花边。溪水潺潺,一清见底,水清色的小漩涡儿,一个接一个,好不悠哉。恍惚中,远处的灌木好像都变成了齐腰深的茅草蓬蒿,自云端缓缓铺开展来。遐想那曾经让许志摩迷恋忘返的剑桥‘果园’的两岸,又何尝不是杂草丛生,荆棘茂盛?那种完整天然的野性生态也因而托起了一代名河----剑河。而新加坡,也是由于当年李光耀的‘阳光批示’,大批的土地野草化,成绩了著名的游览城市。

自幼就对草有着特别的情感。尤其对这些野草,能辨别良多品种。看到杂草丛生的地方总要停留一会。记得儿时有一次和外公去农场,竟哭闹着不让他们拨草。搅得大家无法,只好暂作罢。外公抱着我说,你要生在60年代,该多悲痛?那时为了开荒种地,地里的杂草除光了,就发出了向草原要粮的口号,大马金刀后,那绿莹莹的水草地便白茫茫一片。只是后来,食粮没打多少,沙子倒蹭蹭地长。当晚,我便作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拿着观世音的清水瓶,武汉胃肠医院哪家好,只轻轻一洒,被割掉的草便缓缓地长了出来,翠如碧丝的一片盎然。

现在大了,做作不再作那成熟的事儿。只是每次回故乡,总要到农场去看看。农场早已遣散,因为断了人烟,地面上长年铺着厚厚的落叶跟枯草。四处都是荒坡地,荆棘丛生、杂草茂密,人一旦走进去就会惊忧野兔或鸟群,同时还要担忧有蛇会缠着你的腿。那破旧的红房,剥落的泥墙,一排排地耸立着,诉说着一段峥嵘过程,任时间的风雨把它的墙体与屋瓦往返打磨。房顶和台阶上长满了蒿草和青苔,密密麻麻地积淀出岁月的深奥。

偶然,我会到当年外公他们拔草的地方小憩一会,和同来的姨表兄妹们忆旧事、玩斗草。记得儿时常玩的斗草中有一种叫作看天晴。把相似一种狼尾蒿的草(当地叫天星草)连根拔起,去掉叶和根,只留下长长的茎。而后两个人同时从两边往里撕,如果合成正方形,证实是晴天,如果是三角形,便是阴天。那时农场的气象预告起源全靠一台收音机,假如错过了时光,大人们就会召唤孩子:“去,拔根天星草去,看来日是啥天色。”孩子们便一哄而聚,围坐一团,边唱边玩 “刮风下雨,天星救人,晴天晴天,耕地种田。”科学不迷信的先不说,只是多数时候还真的很准呢。

长大后,自然不再信那一套了。却爱好上了这种斗草游戏。坐在流年的止境,揉稔着叶片脉纹,微微地撕着边茎,看着它合成正方形,或三角形,就似乎旧日的时光又回到了身边……


我的家乡——古老的七星街镇位于湘中腹地涟源市东北边境,传说曾为蜀国名臣诸葛亮夜观天象所看到的北斗星宿之下而得名,古时乃安化安泰乡之所辖地,意为安居乐业之地。相传三国时代着名的军事家政治家蒋琬就葬于归水河畔的皇帝山下。抗日战役暴发以后,长沙省府的一些机关西迁到涟源境内,其中省破一中就搬迁到了七星街镇——如今的核心学校,朱?基、熊清泉等党和国度领导人就曾就读于此。

几番撤并改制之后,如今的七星街镇由本来的湘波、七星、仙洞三乡合并而成,拥有总面积174平方公里,下辖58个行政村,总人口有8万多人的泱泱大镇,农业以种植稻谷为主,经济作物重要有大豆、红薯、茶叶、柑桔等。在人口密度绝对比拟大的七星街镇,改造开放以来,大量青丁壮劳能源都如潮个别涌向南方沿海地带,靠出售苦力打工为生。近年来,本地外出打工的浪潮越演越烈,连在校学生都清楚了自己的将来就是远方的厂房或工地。素常,在这片拥挤的土地上原野空阔,人烟粘稠,武汉胃肠医院。只有到了年底,恍如天上掉下那么多的人来,如潮水般从本地涌回来的打工者把小小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貌似热烈熙熙攘攘地过了春节,团圆的人潮陆续散开,繁荣的七星街又恢复了昔日的安静与。我天天骑车经由街道上班放工,路过两旁的店铺,如古代的集市稀少零落,只见一些勤洋洋的商人在门口打打麻将,而那些悉悉索索的顾客里,尽是白叟、妇女和孩子,他们满脸淡然地转悠……

记得小时候,我们乡里为了增添土地的收入,政府部门请求农夫每年播种&ldquo,武汉胃肠医院;三季”,“两季”水稻再加冬季的大麦或者油菜。然而打工潮的呈现,武汉胃肠医院,“三季”匆匆演化成了“一季”。只管上级部门对农田收获的主要告诉下达了一遍又一遍,但在七星街镇的乡野,仍旧可见大量的荒田芜土,有的甚至连“一季”都没有!为此,政府部分堪称殚精竭虑,不仅为农民补助了种子肥料款,还为乡亲们支招出点子,武汉胃肠医院,如栽种桑树养蚕,改种山茶,搞大棚蔬菜等等,来进步老庶民的生产踊跃性,老是因为费时费劲的农事抵不了打工的价值而虎头蛇尾没了下文。石溪村的田野是七星街镇最大的“田段”——如同丘陵地带的小平原,也是本地农业出产的窗口,所以镇里引导对这里的工业经营很是器重。去年冬天,武汉胃肠医院,咱们七星街镇就动员大众大量播种油菜,在多少场春雨当前已经开花了,殊不知,黄灿灿的一大片。途经的友人纷纭电话与我:乡村摄影师,你赶快去拍照呀,再后来

在这个天空有些阴郁的周日,我骑车前往石溪田段一睹田野油菜花的风度。这是一个雨后的春日,坑坑洼洼的泥泞的县级乡村公路上,到处破败不堪,交往的车辆在龌龊的路面溅起了泥浆,糖份跟钠,让这条原来就寂寥的路更显荒漠。在石溪田段的路边,一个中年妇女正在那锄草,她看见我背着相机,认为是镇里派来的观察工作的官员,殷勤地告知我,上头已经差遣了好几拨人来过了,都说今年的油菜长势良好,实在来写生观风景的人也不少,他们粗暴地踩踏着旺盛灿烂的油菜地。她说,上面拨了种子和肥料款,因为经济作物的价值只有那么高,到底能播种什么那是农民所不能估量的,也许还不如外出打工一个月呢。

站在曾经劳作过的田腾上,放眼望去,只见蓬蓬勃勃的油菜花,像遍布在原野的黄金,灿烂地浮现出春天的一派活力,确是一道乡村优美的风景。但我依然看见原野中间有少量的闲暇田和周边脏乱的采砂船,还有错落不齐的村舍,就像残缺的画面,让我这个摄影喜好者大为失望。我曾据说过江西的婺源,生态,不仅有古建造古文明,而且以每年春天的油菜花来吸引大量的游客前往观光,当地人光是做向导就有不错的收入了,更何况那里没有产业传染,民风浑厚,到处山净水秀,“书乡”“茶乡”美誉响遍中国,武汉胃肠医院,全部村寨随处皆是景致,古香古色,如诗如画,依附旅游业带动了地方的经济发展。当地农夫栽种油菜花不再是一种简略的农作物,更是一种旅游品牌了,很多人争相奔赴而去,不外就是为了看看那里最自然的人文景色,在这个天蓝地阔山水如画的村庄里寻找最初的情愫,是游客们最渴慕的事儿。据说,江西婺源春日三个月的旅游就可以赡养整个村里人的一年,更让人爱慕的是这里的人,衣食无忧,成年累月免费坐看油菜花开,纵情享受世间美景,那才是一种超逸的。

而在这被历史所遗忘的七星街镇农村旷野,也有一垄又一垄豪华的油菜花把遍地的黄金向春天无尽地铺陈。时光如河流潺潺有声,只为春天的歌颂,只为生命的残暴,满园的油菜花将本人的漂亮忘我地呈献给世间。在她的身旁,只有寂寥落寞的村落,只有匆仓促奔跑的车轮,兴许会有人像我一样为之驻足,为之惊叹为之微微颔首。但油菜花终极的运气就像脚下的这片土地,就像身边的这个村庄,就像那些不知为何而生为何而活为何而奔走为何而繁忙的打工人!“乱花渐欲迷人眼,”最美最天然的城市原野,不晓得什么时候成为人们回避的处所呢?朴实而芳香的油菜花,怒放在我的乡村春天,在毛毛雨中无尽地考虑什么呢?就在我离去的时候,想起了知名影星成龙主演的片子《小兵大将》里面的那个小兵,他不什么巨大的幻想,也没有壮志凌云的激情,他只愿祖国安定,生涯祥和,他只想战斗之后回到家乡,占有自己的良田五亩,每年春天能够看见油菜花开,在金黄的颜色下静享他的田园芬芳,领有美妙的春景,拥有盛开如性命一样的油菜花,此生何求?

毛毛细雨里,油菜花在我的家乡七星街镇的乡村原野上怒放,不问油菜花为谁而开,也不问油菜花为什么而怒放,在幽暗的归程里,我俨然闻声了那首《油菜花》的歌唱:“谁会记得我的样子容貌?谁会记得我受过的伤?谁的愿望谁的战场?让我们都背离仁慈。何时能力回到家乡?何时才干看她的红妆?我用长剑劈断眼光,劈一直我想家的狂……一条大路呦通呀通我家,我家住在呦梁呀梁山下。山下土肥呦地呀地五亩啊,五亩良田呦油菜花……”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身在红尘,心在青山 下一篇身边的声音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收藏到:  

词条信息

zjk2002go
zjk2002go
白丁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