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上次编辑的词条“”还未发布,赶快去处理吧! ×
霸三国维基百科 >>所属分类 >> 三国志大战TCG   

踏雪伴梅是归人

标签: tt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在寒冬尾月里,每年简直按期会有几位朋友前来访问。

家在山中,有一小屋,用青砖建造而成。青砖是烟灰色,砌在墙上就是一幅江南。墙上再另吊挂一些山水书画,家中陈设竹椅木桌,几大箩筐线装书,经史子集皆备。茶余饭后看书看得乏了,便起身四下转转,或室内观画,或外出赏梅。一簇簇梅花傲破枝头,开了最让我欢乐的是白粉色,污浊素雅,不食烟尘。而红色腊梅似火,被雪笼罩便透着顽强。

每个冬天,武汉胃肠医院,山下的老友人用嘴念念节气,估摸着梅花要开了,便商定时光,结好了伴来访。

山中的梅花每年都开得分外好,大老远隔着十里八里,友人闻着香便可循路而来。屋外虽不素心腊梅,但小花腊梅也馥郁芳香,香气缓缓随风飘散,袭入鼻中清爽淡雅,沁人肺腑,来者往往都止不住地大吸几口,似想将所有幽香收入囊中。假如是在下雪的天里,那梅香就融了雪瓣的清冷冰冷,你明明是嗅着嗅着,耳边却传来乱琼碎玉落地时的泠泠之音,如鸣佩环,更别有韵味,让友人几乎恨不能将梅花“金屋藏娇”。

嗅好了梅花,三四位朋友便相互拍落一身的雪,洒在门槛前,再抖抖脚,一阵声音之后踏进了屋。立冬后我在内屋设了火炉,几位友人各坐一方,相向烤火。我送去几杯滚热的水,看着风雪中前来之人慢慢温暖起来。待朋友稍坐片刻,四肢转热后,我假意吆喝一声,端来先早就用小火焙好捂热着的梅花粥。梅花粥是取了几瓣梅花,待珍珠米和水慢火熬熟后再放入,可添少许白糖,不放糖吃淡也可。友人都极爱吃梅花粥,揭开碗盖热气扑腾而上,把脸凑拢可闻淡淡梅香,拿起小勺轻舀一口,粥进口黏稠,醇厚天然,温润脾肺。尝过梅花粥,就有朋友额前冒出一层细密的汗,武汉胃肠医院哪家好,遍身更是舒坦。天寒地冻之时,经脉活络了,每人话语也多了很多,屋内氛围也就暖和起来。

友人难得一聚,大抵都聊近况和所遇十分之事。几位朋友都是会晤不必寒暄之人,惋惜两南两北渐行渐远,各自有了各自轨迹,相“望”江湖,不外却也是必定。好在彼此仍旧相知相重,应留神五忌,每年末尾见面时仍相谈甚合,不必多言多语即可明了对方。此时屋内其乐融融,窗外雪花簌簌落下,阵阵暗香盘旋,吾临窗不禁感慨,知我心者,几人足矣。

晚上简略的米饭素菜过后,我踏着雪去外面取回一壶山间醴泉,用小火煮上,家中并未备梵香,想来助人去除杂念之物对几位友人来说也是不必。水温合适之时,便泡上了几杯茶,洞庭碧螺或者信阳毛尖,看一片片绿茶叶在水中渐渐绽开,似我们各自的,舒伸展展、沉沉浮浮,身不由己中又流露着些许坚韧。对茶低眉寻思,片刻少言。

茶温了一道又一道,雪下了一场又一场。大雪封山,愈衬得一灯如豆。在夜灯屋下和朋友品茶看字,茶冒出的热气和谈话时嘴里呼出的气味连成一片,茫茫迷离,似江上白雾。假寓北方的友人对着满屋山水之作惦念江南,此时窗外银装素裹,小桥流水人家注定在朋友看不到的三四月才干呈现,漫天思路漫天飞,我们都是从桃花源里分开了的人。谁未曾梦见幼时桃花深处,千回百转,那一抹只属于乡愁的倩影?偏偏当时只道是寻常。

第二天一早,天开始转晴,积雪融化,树梢上雨滴接踵而至地落下,流成一条倒挂着的小溪,在阳光下溪水晶亮剔透。几位朋友整理好了行李,筹备告别。临行前我问她们是否要折下几枝梅带回本人的城市,她们只是笑说不用,一位朋友说:“我们已经散落四方,不能再让梅花也这样。”我拍板,唯眼泪与缄默。

后来一日重温杜甫古诗:“花径未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心下想到友人们实在并非来客,踏雪伴梅而来的,不是过客,而是归人,武汉胃肠医院,到底骨子里都是梅妻鹤子。

今年山里梅花又开了,开得比往年更热闹。我天天用扫帚扫除门前积雪,都会不自发把山道小径上的雪也扫一程。

由于我总感到,你们快要回来了。


午夜或者是清晨,一点,我跟元帅走在碧落街上,停止或者是开端,一个日子。街旁两排樟树间插的多少盏路灯,洒下的白光有几丝诡异地在学校门口绕了个弯。店铺关门,人烟息绝。咱们冠冕堂皇地走在路旁边,带着朦胧惺忪的睡眼,而后转了个弯,武汉胃肠医院,陷入一条只能靠触觉分辨方向的冷巷,趔趔趄趄走了几步,推开一扇小铁门,上了楼。

两天后的今天,我再次从碧落路动身,骑着电动车,放慢车速,走了一遍走了无数遍的回家路。

下战书五点钟的太阳,匆匆失去了晌午的嚣张气焰,在树荫下的柏油路面上装点斑斓。路的两旁,店铺全开,人流一直。几家十字绣的店门口,围着人,打着牌搓着麻将聊着天哄着小孩。冷饮店里,闺蜜情侣出双入对,刨冰机器,久响不绝;书店里空调大开,书架过道处,书迷扎堆,人如蚁群。高安师范已经放假,篮球场上却依然一片热闹。

快到解放路,广场西侧,更是热烈:凉亭石桌处,吹拉弹唱,相声小品采茶戏,轮流上阵,各领风流;余荫草地上,卧躺站坐,摄影写生放鹞子,自顾不暇,姿势万千。

过广场,高安大桥下,西瓜摆了一地,熟透了的滋味漫延开来,不时搀杂着些酸臭味,本地的瓜农吆喝声四起。交易间,论斤称量者如,“九斤啊?这么小,有九斤么?给我再来一个”“好嘞!这个也是九斤,这个小的有四五斤,凑这两个,算二十斤&rdquo,武汉胃肠医院哪家好;;讨价还价者如“八毛啊,这么贵,七毛五好吧,行我就多拿几个”“没得少啊,原来就没钱赚的生意”,双方虽你争我抢没个成果,但也乐此不疲,从前感到

上桥过锦江,到了东方红。穿过车辆如鱼群的大道,解脱高楼喧嚣,被已经缓缓下沉的太阳追着上了高丰路。车速开始加快,出高安城区,绕圆盘,一条平坦的柏油路躺在面前,来不迭多想,深吸一口吻,呼出方才一路烟尘。

路两旁的林荫树掠下的影子抹凉了本该燥热的公路,像无数个攒动着的姑娘,迎接每一个过路人。向南远望,绵延的青山披着轻纱般的薄雾,像个半圆,围住了这片土地。半圆内平原漫布,沃野无尽,武汉胃肠医院,不间断的几个村落散在这片绿色之间,像执着的老者,守候他的盼望。

公路在原野间延长,斜阳下,如一条金黄色的丝带,回旋在刚播种过的土地上,脑海里显现挥带起舞的曼妙身影,欢歌笑语的庄稼人的笑容。田埂上,一位年青的妇人,右手挽着竹篮,左手牵着蹒跚学步的孩童,不断欢笑不时迁怒,一步一步,殷实满意。

西天渐红,暮色渐起。人不知鬼不觉已过排前,减缓车速,在漆溪候车亭对面的路口转弯,驶上“村村通”的水泥路,向田野味更浓的村落开去。白杨婆娑,晚风微凉,河流潺潺……

饭后在田野上逛逛,看看暮霭下一片片的秧苗和梨树,不时虫鸣蛙叫。站在河坝上看旁边的村庄,点点星火。天空星光残暴,月色半黄,蚊子大喜,簇拥来袭,此地虽好,不宜久留,速速归去。

欢送投稿,武汉胃肠医院哪家好,或 [已登录? ]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起舞若轻,浮生半醒 下一篇跃动的精灵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收藏到:  

词条信息

zjk2002go
zjk2002go
白丁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